— 珍珠月光 —

【赵祁】午睡

自个睡了一觉,让他们也休息休息,然后吃点粽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午天热,赵东来没忍住把祁同伟压住结结实实折腾了一回,两人干得热汗淋漓,一片狼藉。事后两人各自洗干净,赵东来洗洗衣服,顺手包点儿粽子。祁同伟穿着赵东来给他的居家服,大T恤,薄短裤,光着腿在赵东来床上坐着,腿上摊着笔记本,查阅文献资料。


楼下有作业车轰轰轰的夯地,声音传上来有些大。祁同伟被这声音搅得一会关窗一会开窗。如果有选择他是太不想开空调——风太凉吹得他关节难受。笔电怎么放都不舒服,床上没靠枕,祁同伟就背靠在叠好的被子上躺倒,笔电就滑在了肚子上。窗外有小风慢慢吹进来,厚纱质的窗帘也一摆一摆,风钻进了抚过他光裸的腿弯,缓解了发热的电脑让他渗出的薄汗。外边厨房里哗哗的水声,洗衣机来回转动工作的声音,还有赵东来不成调的哼歌声,让祁同伟觉得踏实,这像是两个人过日子的感觉——要知道他和梁璐在一起过日子,家务都是保姆来干,基本也不发出什么声音。早年和梁璐还没那么僵的时候也是他干得多,哪敢让官小姐沾阳春水!后来这一路上来,官是越做越大,按理应该越来越有底气,可他总觉得自己改不掉这如履薄冰,小心奉承,像这样心安理得大大方方的时候竟是屈指可数,大概也就在高小琴那儿……没头没脑想了些乱七八糟的,屏幕上网页和文档来回胡乱切换,祁同伟干脆把笔电放在一边,曲起腿侧躺着。他闭着眼想就休息一下,待会儿就起来,为了这个他还在脑子里架构着大纲,想着往里填内容。想着想着,意识就慢慢沉了下去,楼下作业车声和屋里的响动也渐渐小了下去,他睡着了。


赵东来弄好最后一个粽子,把粽子架上锅,添水定时开小火慢煮。转头把甩好的衣服拿出来抖开晾好,阳台上的风带着洗衣液的香味吹进屋里,一室清爽。然后伸伸懒腰,溜溜达达地走进卧室,一看见床上睡的四仰八叉的人就笑了——其实也不是不雅,就是笔记本上搭着腿儿,身子底下压着线,防着怕把笔记本踹下去,也没太敢舒展四肢,看着好不别扭。走近一看,祁同伟脑门上颈窝儿里都是汗,赵东来摸摸他的腿弯和小腹,也是湿润的,见他仍然闭着眼睛睡的沉,就不想叫他了。把笔电端到床头柜,收好电源线,赵东来把被子搬走,摆好枕头,把祁同伟摆好四肢抱到铺好的床上,抹一把他额上的汗水。祁同伟被弄醒,半睁着眼迷迷糊糊看着赵东来躺在他旁边,拿了东西盖在他身上。他本能觉得热,想伸手掀开,却被赵东来按住,然后恍惚听赵东来说“起来就凉了”,又觉得脸上被亲了一下,他实在热得没力气争辩,一转头就又睡了过去。


赵东来压着祁同伟,看着他不动了,闭着眼又歪过头去,就笑着搂了人的腰,伸开手,比划着腰的尺寸。他比祁同伟要高上半头,两个人面对面贴着,他一低头就能看见他的眉眼,看见他浓密的睫毛被自个儿的呼吸微微吹动。人都在怀里了,以后在一块那还不是迟早的事吗。赵东来得意的笑着,眼里是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心里踏实的不行。赵东来抬手往后顺了一把他的头发,把唇贴在祁同伟眉心,感觉到他汗干了,额头凉凉的。又往前挪了一下,把人搂怀里,闭眼前想到锅上还架着粽子,到时候再弄俩凉菜吧,他想。


漫天火烧云的时候祁同伟悠悠转醒,霞光映得满生光辉,晚上的风果然凉多了,他用露在外面的脚感受着。身体慢慢恢复知觉,这才感到腰间沉甸甸的,不用看都知道是谁。赵东来在他旁边罩着,像一个镇山铁塔似的环住他。祁同伟懒懒抬手,摸了两下赵东来的鬓角,有点扎扎的。旁边的人没睁眼,手却把他往怀里又按了按。祁同伟靠着他坚实的胸膛,笑了笑,嗓子沙哑:“闻着米香了,包的什么馅?”头上嗡嗡的声音口齿不清:“红枣,蜜枣。”过一了会又传来:“还有红豆。”




评论(20)
热度(56)

2017-05-30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