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珍珠月光 —

【赵祁】忙完之后

*好久没碰赵祁了,想念!
*生日之际自己来一发,因为开心!(虽然时间过了……啊……)



“头晕。”赵东来把脸埋进被子里,嗓子哑的说不出话。

祁同伟半枕着赵东来的胳膊,迷迷糊糊翻个身,摸索着抱住自己的爱人。


1.

一个多月脚不着地疯狂的忙碌后,两个人都睡了个天翻地覆。家里完全没收拾没开伙,现有的东西要么积灰,要么放坏,可谓人仰马翻,惨不忍睹。

工作实在太忙,祁同伟吃饭全都在食堂解决了。他往往很快把饭扒完,急匆匆地只想去忙下一个事。一个多月,伏案的时间太多,原本结实的腹肌上也多出点肉来,洗澡的时候随便掐一把身上,软乎乎的,才知道胖了。

赵东来却瘦了。

已经记不清是上一个月还是上两个月,有那么一晚,赵东来兴致勃勃爬到他身上,这里嘬一口那里嘬一口,到处煽风点火。祁同伟最受不了赵东来压着他没完没了地腻歪,腻着腻着,他就容易放松警惕。果然,蹭出祁同伟的火儿来,俩个人便互相帮忙,然后赵东来顺理成章握住他的髋骨,他就在赵东来身上摇晃起来。

出了一身汗,赵东来窝在他怀里搂着不撒手,祁同伟开始回搂着到后来开始捏赵东来的脊背玩儿。赵东来一身肌肉硬邦邦的,体脂率却不低,这也不是特别完美的身材,但祁同伟对他的怀抱倍感满意——这是真正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况且赵东来不是不能瘦,只是他一直这样,没有特别需要他是不会减肥的。

常年健身祁同伟也喜欢好身材,现在却更喜欢健康的好身材。过了40的门槛,他有时候都管不了递上来的酒杯,更不会要求赵东来了。虽然他也练块,但和赵东来一比还是有差距的。但是,有差距才有情趣,虽然赵东来没说过,但祁同伟知道的,那种下意识保护他的姿势,可能真的得益于他那副的小骨架。


2.

如果不是帮赵东来洗澡,祁同伟是不会知道赵东来瘦的都能看见肋骨了。

下了班,俩人在外面吃了饭,好不容易一起回家,祁同伟开着车都有点想睡。赵东来上车前还说着笑话,上车没两分钟就睡着了,一个大男人歪着脑袋就往玻璃上撞,祁同伟没忍心叫他,把赵东来往自己这儿拽,自己嚼了薄荷糖稳稳开回家。

到了家,赵东来猛的一震,搓了把脸就要帮祁同伟提东西。祁同伟没撒手,只推着赵东来往前走,到了家,什么也不让赵东来做,只一个劲儿催赵东来洗澡。

“那……你帮我搓背好不?”赵东来抱了换洗衣服,凑在祁同伟耳边叽歪起来。

祁同伟毫不留情地把他踢进卫生间。

水声响起来的时候,祁同伟开始清理冰箱。赵东来买了好多他喜欢的新鲜蔬果,现在都成了发黄发霉的一团。祁同伟叹口气,一样一样开始清理,每扔掉一样,就仿佛扔掉了赵东来的隐藏着的心意,弄得他心里酸酸的,好不难受。

平时赵东来整理冰箱归置物品,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把东西放得舒服妥帖,井井有条的。他摆来摆去,总是碰倒东西,忙了半天,只能凭着回忆和感觉,还原赵东来的归置习惯。一小爿地方,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出了一身汗。生活的品质与细节往往藏在不经意中,平时看起来不觉得,真到了打扫时,却怎么也摆弄不来。

小小的陶瓷小猫摆件在纠结的指下翻腾,黑白色釉子,看起来很像黑猫警长,正好他们自己也算是警长了,想到这儿祁同伟笑了一声,随即又默然下来。小猫活灵活现,眼睛炯炯有神看着祁同伟,仿佛也在说:“你怎么没有早点发现我呢?”


3.

隔着一道门,水声哗哗响个不停。祁同伟碰碰洒洒,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他蓦然想起赵东来还在洗澡没出来,想了想,他还是拿了澡巾,敲响了卫生间的门。

好一会儿,门开了一条小缝。雾气弥漫,潮热蒸腾。祁同伟看见瓷砖地面积了一层浅浅的水。赵东来努力睁着困眼,全身红彤彤的,冲着他傻笑起来。

顾不上这个困傻的人,祁同伟清理两下地漏,疏通下水道,顺手打开换气扇,风扇呜呜旋转起来。

“趴好,我给你搓背。”

赵东来乖乖趴好,尽情放松肌肉。

“别睡。”祁同伟一把拍直赵东来的背脊,“洗澡不要睡着,太危险了。坚持一下,搓完就可以睡了。”

赵东来笑得眼睛快睁不开,享受祁同伟难得一见的伺候。

干活的人眼睛却开始酸了。

赵东来怎么瘦成这样了呢?

以前他爱的宽厚的背,现在只能看到的只有深深的沟壑,肋骨的形状突兀。手掌偶尔拍到赵东来脊背,他的胸腔居然都想起回声。这人腰瘦的成了一束。身上没有一点儿赘肉,祁同伟以前从不觉得,现在却感到有种地恐慌。

“我要是搓疼你了就给我说。”

赵东来摇摇头,忍着灭顶的困劲儿:“不疼。舒服。”

祁同伟没说话,只给他搓得更仔细更全面,他想让赵东来省点儿事,早点儿睡。


4.

可一可二,就可再三再四。

祁同伟认命的吹起赵东来的头发。

这人甩着湿漉漉的脑袋,霸占了他的大腿,努力成为一只乱拱乱闹的大猫。

祁同伟为了保住衣服,不得不给他仔仔细细擦头发。赵东来闭着眼睛,怎么也不肯挪动一下。祁同伟拿出十二分的耐心,想象赵东来以前怎么温柔地对待他,他也学着温柔的对待赵东来。

软软的毛巾舒服极了,赵东来放任自己被揉圆搓扁,他太信任祁同伟,把自己放心交给他。

祁同伟听到一声响亮的鼾声。

手指梳一梳半干的头发,祁同伟扇了两下风,赵东来翻了个身,下意识把他搂住,把他当成不离手的抱枕。

费劲地关掉台灯,赵东来抱得他很紧。

睡了睡了,他也困得厉害呢。


评论(7)
热度(30)

2018-09-01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