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珍珠月光 —

【all铁】意外

铁铁晕了……



“斯塔克!”

人群中有谁爆出一声,史蒂夫猛的捏碎了激光笔,他看到台下原本排列整齐队伍无故塌陷了一块儿,方向在托尼站着的地方。

恐惧飞快爬上汗毛,史蒂夫很久没有过这样的体验了。他是个勇敢的人,从不会因为灾难在战场上失去分寸。冷静的情绪有助于保持头脑清醒,也利于在混乱中决策,他一向都做得不错。

复仇者们已经行动了,史蒂夫却更快,他飞速拨开想要聚拢的人,什么谦让礼貌敬语全都见鬼去,他要看托尼,他要看到托尼的情况,现在他就要看——

鹰眼的紫色头罩滑稽地歪斜着,寡妇的红发如此显眼鲜明,史蒂夫只来得及扫一眼,就看到了他们怀里紧闭眼睛的托尼。一个最佳损友,一个致命间谍,此刻默契地形成一个犄角,牢牢守着没了意识的人。

“托尼!”史蒂夫飞快跪了下来,鹰眼把怀里的人递过去。史蒂夫稳稳接过,定了定紧张的喉咙,他摇晃着怀里的人。

“托尼?托尼,能听见吗?”

“跟我说话,托尼。”

鹰眼的手伸了过来,试着探托尼的脉搏。托尼没有一点儿反应。他浅浅地皱着眉,看上去只是不舒服。可是无论史蒂夫怎么喊,他也没有睁开眼睛。他瘫软着身子,半分力气也使不出。

“大家往后退点儿,别都挤在这。”寡妇的高鞋跟高耸矗立,想往前凑热闹的人群不由自主退了一步。鹰眼扯过手边的平面文件夹,用力扇着风制造气流,试着给难受的人带来一点儿清凉。

史蒂夫的眼睛一刻都不敢离开,他见过托尼的很多样子了,托尼困倦的眯着眼,托尼努力往嘴里塞食物,托尼兴奋地工作,托尼玩世不恭地接受媒体,从没有哪次像这样,完全的倒在大家面前,史蒂夫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但他的心脏紧张的咚咚直跳,慌嗒嗒的,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神智,彷徨无助。

苍白的唇浅浅翕动,胸口却几乎没有起伏。史蒂夫心里一沉,迅速把托尼放平,打算先用上一轮急救。

士兵灵敏的听觉让他能够清晰掌握托尼的心跳,他仔细聆听,发现它跳得速度缓慢。史蒂夫找准托尼的心脏,屏气凝神,小心地拿捏力度开始按摩。

会议室的通风系统已经开始运转,可是仍嫌不够,鹰眼用力为他们扇着风,托尼的额发微微吹动,史蒂夫的眼睛一刻不敢错开,全身心都在那张苍白的脸上,生怕一个不留神他就消失了。

寡妇分出神注意着情况,一边死守着不让别人凑过来。

忽然,托尼抽噎了一下,像憋了许久的鱼瞬间入水,只顾着大口呼吸。他的眼睛沉重地睁不开,只有胸口在剧烈起伏,好像透不过气一般。史蒂芬捉紧他的手,在他耳边柔声询问:“托尼,我说话你能听见吗?”

“能听见就点点头。”

托尼小幅度地动了一下,也许那称不上是个点头,但让在场所有人都小小松了口气。史蒂夫按在托尼的脖颈,仔细计算脉搏后,把无力起身的人打横抱起,托尼歪在他怀里,一直没有睁开眼睛。

鹰眼紧跟在他身后,寡妇打开了一间无人打扰的休息室。史蒂夫小心把托尼放平在床上,帮他脱了鞋子,解开衣服,尽可能不让他被布料束缚。室内冷气不足,鹰眼继续充当起打扇的工作,摸了一把他裸露的皮肤,一手冰凉。

“铁罐,我给你叫医生吧。你这个情况不大好,让医生来看看吧。”

打着颤的人气若游丝:“没事……”

寡妇难得温柔的抚摸毛茸茸的头顶,连他额头上的冷汗都没有嫌弃:“那我们就叫布鲁斯,他比医生专业。”

“要喝水吗?会议室太闷了……”

托尼艰难地摇了头。他现在只觉得喘不上气,刚才胸口发闷,眼前一黑就跌下去了。在身体接触地板的时他觉得自己还听到了“咚”地一声,可是周围人喊他的声音却离得很远。直到史蒂夫焦急地声音把他唤醒,他才知道自己的身体重的动弹不得。

四肢唇舌都在麻痹,他控制不了它们的抽搐,除了大口呼吸以外,他做不了任何事。发麻的手臂传来温暖的摩擦,他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是史蒂夫在帮他按摩恢复知觉。

凉风逐渐充满房间,鹰眼和寡妇一起帮他按摩四肢,一时间谁都没有再说话。托尼的胸膛仍然起伏地厉害,呼吸还是有些沉重,可是一股暖流渐渐填满他的心房。也许有点儿难为情,但是他的现在真真切切地希望,这一刻能更长一点儿。

布鲁斯悄无声息推门进来,他的手指也如此温柔,抚慰了托尼仅剩的不安。

“你又熬夜到早上了?是不是。然后什么没吃就来开会了。”

恢复知觉的托尼瘪起嘴,他可不敢说早上还喝了咖啡,他不想让布鲁斯生气。

史蒂芬又来手动测量他的脉搏了,随即恢复成严肃的cap模式:“睡一觉,托尼。然后等你醒了,让布鲁斯给你做个检查。”

“听cap的话。”布鲁斯难道看出他的不满了吗?托尼发誓自己绝对没摆任何表情。

“睡觉,什么也不要想。我们会在这儿守着你的。”

洁白的房间里,一双交握的手,两个微笑,和一个温柔的卷发博士,四个人,三张椅子,却只有一颗心。

评论(8)
热度(175)

2018-08-05

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