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珍珠月光 —

【杜铁】梦中的现实

“我是不是做梦了?”还没睡醒的男人嘟囔着从卧室走出来,身上随意穿一件衬衫。

杜姆优雅地坐在沙发上,欣赏眼前的美景。

早晨的第一缕光线十分明亮,它足以穿透窗帘,照清楚房间的模样。同时也安静的打在雪白的衬衫上,光线把男人身体的曲线朦胧地透出布料。健美结实、富有弹性的肉体,随着男人的动作展现出优美的线条。

托尼斯塔克极富男子气概。不过说这个是有视觉加成的。你得加上他的小胡子、他的西装三件套和他那种让人又爱又恨的说话方式才能给他这个印象评价。要是把胡子遮住,他也许就成了没那么“富有男子气概”的男人了。至少美国队长、蜘蛛侠和鹰眼都记得清清楚楚他没胡子的模样(“没了胡子我剩什么?”“你还是该死的阔佬啊兄弟!”)。可当托尼挣扎着抓住抱枕,在床单上喘息翻滚的时候,这时候就只能用“美人”来形容他,毕竟性感张扬的不足以形容那个画面。杜姆私心收藏了,并且完全不打算把这个画面分享给谁。

当这个男人在阳光充沛的早晨从杜姆的床上晃悠着爬起来,杜姆感到由衷地满足。他的衬衫,杜姆的;他腿上的吻痕,是杜姆的。厨房里的两瓣牛油果,杜姆做的;嗡嗡作响的咖啡机,也是杜姆准备的。一个心高气傲的国王不会轻易做这些琐事,除非他的心已为一个人沦陷至深。

托尼闻到咖啡香气了,早晨的精神食粮是美好一天的开端,但他还没有睡醒,于是他一屁股坐在杜姆身边,怔怔地发着呆。昨夜杜姆不停不停地要他,到最后他实在酸软难耐不住求饶,暴君才稍微放过了他,托尼趁着难得的空隙立刻昏睡过去,之后的事情便再没了印象,只有隐约的梦境还留在脑海,不甚清晰。

杜姆心情非常好,他毫不介意托尼没有形象的坐姿,并允许托尼把他当做靠枕:“在咖啡煮好之前,你可以再睡一会儿。”

托尼便躺在杜姆的大腿上,这可真是太舒服了。咖啡的香气悄无声息飘了进来,托尼对这个味道满意至极。

“你居然记得我喜欢的咖啡。”

“我记得一切。”杜姆无所不知。他用手指梳理托尼的凌乱的头发,深色的卷发在他的手指下变得整齐柔顺,托尼也在他手里变得柔软易困。

“你会让我再睡着的。”托尼闭着眼睛抱怨。

杜姆笑得十分狡猾:“那我就再一次叫醒你。”

托尼却翻了个身,他仰面看着杜姆的脸庞,这个叫人为之疯狂的英俊面容,他不知道在别人那里夸过杜姆多少次了,可却一次也不当着杜姆的面说这个。

“我做了一个梦,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不确定。”

杜姆棕色的眼睛看着他,托尼不由自主地想一直盯着杜姆,老天啊看着这张甩脸想不沦陷可太难了。

“我梦见……我不记得因为什么了,你牵着我,拉我的手,带我去没见过的地方。”

“我们一起经历旅行和困难,这可有点儿难,鉴于我们之前一见面就打架。”

“实际上上一次我们就停止打架了。”杜姆愉悦地眯眼,“我看着你出手,却不还手,所以之后我们可以和平共处。”

“好吧。”托尼无可奈何,“然后我梦到睡着了,但我不确定是梦里还是现实。”

“我拉住被子盖着下巴,你亲了我的额头和颧骨,有点怪是不是,但是感觉真的很好。”

杜姆俯下身,用嘴唇亲吻身下人的额头。

托尼睁着眼睛没有反应过来。

柔软的嘴唇继续移动,亲吻温热的脸颊。

托尼眯起了眼睛。

低沉磁性的声音就在耳畔,恶魔也不如他动听。

“是这样,对不对?”

“是的……”托尼的笑容大了起来,“就是这样!”

“所以我不是在做梦,你是真的亲了我?”

杜姆没有做过这个,但是。

“是的。”

他握住托尼的脸颊,朝湿润的唇瓣吻去。

“只要你喜欢,以后这就是我们的现实。”

 

 

 

评论(8)
热度(115)

2018-07-12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