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珍珠月光 —

拖着一只脚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蹬掉鞋子打开冰箱,拿出所有冰镇好的水果。

这个是我最近开始做的——坐在床边的毯子上吃东西,床很软,坐久了会想睡,但毯子不会。

冰凉甜蜜的西瓜十分爽口,这是我最近吃到的非常好吃的西瓜。一边吃,一边看着磨破的脚——每次穿新鞋子总会被磨。清凉暂且稀释了我对疼痛的关注,下次不可以再这么莽撞地光脚试新鞋,我需要创可贴。

脱掉亚麻长裙,解开胸衣,乳房都热得烫,这感觉很微妙。

人体温度最高的膝窝、股缝和腋下,好吧再加上直肠。往往过热时会带来一些尴尬,人们想办法不让这尴尬现于表面,将他们一遮再遮。

这种灼烧的柔软高热让我想到在烈日下的移动。我把伞撑得歪斜,热风吹得脸也发烫。我小心翼翼移动脚步,想让裸露的脚背在伞的阴影里跳舞。

托着乳房,它们十分细腻,温度甚至高过我的手心,柔软的圆弧底部是发红的勒痕,感谢也痛恨人类发明的钢圈这玩意。

棉布连衣裙就在衣柜里,在穿上衣服前我可以观察身体。我看见镜子里的人长发凌乱,这是她刚才在地毯上滚来滚去蹭的;她的身材不好,侧面看她有不平整的小肚子,腿也不纤细。

把衣服套上吧,像个朴实的农妇一般,把不完美的身体放进完美的衣服里。系上裙带,扣上袖扣,还要记得打开即将工作的洗衣机,记得拿出吸饱了水的海绵拖把。

晚一些的时候还要思考工作的事,可以在放松的时候看艺术家的故事,完成一些小爱好。小事都放进心里,每一天。

评论
热度(5)

2018-06-02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