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珍珠月光 —

写信告诉我,今天海是什么颜色

不成篇章,但是感觉只有一瞬。
记录当时最想的,和最想做的。

黑色越野尽了最大的努力保持平稳,座椅上的塑料袋还是不争气地抖了起来。赵东来手指放松,臂肌肉微微使力,方向盘便轻轻偏移,避开迎面而来的卡车。

“这路好晃。”他仿佛听见一句嘟囔。当时那人的脸摆得端端正正,眼睛却不停地望向窗外的向日葵,好像想要吃糖却硬撑着不说的孩子。英挺的鼻梁被光勾出轮廓,剪影般美丽,赵东来只看一眼就能记住。他不会告诉他,他很爱很爱这个画面。就像他也不会戳穿他的倔强一样。

向日葵沙沙作响,甘之如饴接受烈日的撒泼。城市中吝啬的绿化面积在野外完全不受影响,一望无际的花朵颜色绚丽,清新的香气撒了一路。那人被吸引地不停地看,嘴角都是笑容。赵东来想捉住他的手,吻他的眼睛,看到他因为开心而明亮澄澈的瞳孔。




蔚蓝的海洋望不见尽头,一些船只漂泊在地平线,他们一起卷高了裤子,在浪花里一脚深一脚浅地挪动。

祁同伟的衬衣湿漉漉贴在身上,但他一点儿也不在乎。软乎乎的沙子裹住足底,停留就会深陷。祁同伟努力踩住脚底,专心致志看着浪花,完全没有注意手指被赵东来握地牢。

白衬衣飘飘扬扬,赵东来牵着他一点点踏着浪,天空透蓝,海水清澈,他再自然不过地牵他的手,好像可以一直走下去。他的爱人笑容明亮,眼眸干净,一直朝他开心个不停。笑得赵东来心里也暖暖的,不由自主地开心。

再多停留一下吧,这一刻。如果举头三尺,赵东来只会祈求这一句话。

他想用余生换这一刻,长长久久地这一刻。

小小的,纯白色教堂孤独地面向大海。他们一起走进,立刻被一片纯白包裹。

圣音在尖角建筑里盘旋不落,几块彩色玻璃如印象画般印在墙壁,没有神父、没有圣经、更没有鲜花和忏悔。

赵东来拉着祁同伟,两个人失神地中跌向座位。透明玻璃印出窗外的风景——小小一片海,透蓝的,波动的,最终仍是平静的。

祁同伟慢慢地靠在赵东来的肩膀,他的眼里一直装着这片海。不知道这个教堂聆听过多少的祷告,他们也会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从没有过一次像此时一样,如此不隆重却真心实意地祈祷一个愿望吗?

他不信老天爷。可是——

如果真的有,就求你:我想跟这个人一直在一起,似此刻,似永久。

评论
热度(10)

2018-09-07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