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珍珠月光 —

【赵祁】上坟

*文如题
*应景祭拜


“到了。”祁同伟把车停在田埂,拿出后备箱里的纸钱香火,赵东来连忙跟上。两个人都提着不少东西,一脚深一脚浅的在松软的土地里前行。

开阔的农田一望无际,相隔不太远的地方偶有青烟缭绕,想起城市中挤挤挨挨的公墓,赵东来叹口气。

很快他们便到了此行的目的——两座挨在一起坟。泥土湿润,墓碑顶上刻着不同的生肖,但样式都是一样的。

祁同伟引着赵东来进去,从石子铺成的“院门”内进入,站了一会,他开口道:“爸、妈,我来看你们了。”

赵东来把东西放下,祁同伟将带来的贡品一一摆开,把各类食物摆在墓碑下的小石台上,点香,三次叩首。他抱过大捆的黄纸,抽出一束点燃,火苗霎时腾起在湿润的空气中,青烟模糊了碑上的字。

赵东来接过祁同伟递来的纸,谨慎地送进燃烧的火堆中,黄纸红拓,质感粗糙,无论印着什么含义,都将在火苗中化为灰烬。

“爸和妈的都放在一起了,你们一起拾。不要抢,都有份。”

“爸喜欢喝酒。”祁同伟将酒瓶拧开,透明的液体洒进燃烧的火苗,灼烧的热度瞬间蹿得更高。

“妈喜欢吃水果。”提前切好的水果被丢进纸堆,火苗瞬间就吞噬了它们。

祁同伟蹲下身去,用一旁的木条翻着纷飞的纸灰,又给了赵东来一摞,赵东来了然,将它们一一送进火堆。祁同伟摸出身上的烟盒,抽出几条,一并扔进去。

赵东来在浓烟中感到面皮灼烧,他并不躲,因为他发现无论朝哪个放向,浓烟都会朝着人扑来。也许冥冥之中,那些怎么也不肯熄灭的的火苗真的是逝去的亲人回魂探亲。

祁同伟用余火引燃几束黄纸,在远离墓碑的一处放下,划分圈地,看着纸面燃烧起来,他从自己这里又给了赵东来一把。

“这是以前帮过我的老人家,以前总照顾我。”

赵东来点点头,说了一句:“您老慢慢拾。”祁同伟笑了一下,那笑很快又消失不见。

“来吧,最后的。”祁同伟起身,将最后一沓纸全部引燃,“车碾马踏、无儿无女、水淹火烧的都来拾。”赵东来站在他身边,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祁同伟似对这一切司空见惯,赵东来看着这人眼中的火光,忽然想到,也许此时此刻,在看不到的地方,身边有怎样的孤魂野鬼在争相抢拾。

回到墓碑,香灰已经积了一半在柱头,纸堆仍然被小小火苗舔舐。祁同伟拿过贡品里的糕饼,递给一块给赵东来,顺便咬了一口自己的。

赵东来看他吃了,也不多问,便也几口吃了。两人陆续吃了剩下的贡品,又翻了翻灰烬,确定都烧完了,这才起身离开。

祁同伟正检查墓土,忽见赵东来悄无声息跪下来。祁同伟心里突地一跳,就有点不好的感觉。只见赵东来认认真真磕了三个头,然后对着他的父母说:“伯父伯母,我是赵东来,是同伟的爱人。第一次见面实在唐突,我只想说,以后只要我在,定会护同伟周全,定不会让他再受委屈。天地可鉴,日月为证。”说罢又磕了三个长头,这才起身。

祁同伟愣了,充满戏剧性的语言敲打着他的理智,可是心却抑制不住地激动起来。他复杂地看着赵东来,这人刚毅的眉目就印在眼中,顶天立地,从来不曾为自己的决定后悔。

回车里的路上,赵东来小跑着跟着祁同伟,不停地说:“也不知道爸妈能不能看见……”

祁同伟挑起一边眉毛,悠悠说道:“爸妈肯定知道。”

“你怎么知道?”

“烧纸的时候,你烧的都是我递的,都是一家人了,他们当然知道。”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