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珍珠月光 —

【赵祁】却话夜雨时

团建超累,累得要死!!!






“同伟。”

“嗯。”

摸到他的被窝里,摸到手掌,一根一根握住他的手指。

山雨真大,屋顶被雨敲得如雷声一般。白天几乎睡了一天了,现在真是不困。

“山里的空气还是要比城市里好,是吧?”

“嗯。不过雾气也特别厉害,待久了湿气也重。”

“啊……也是。下午河水就涨了好多,河中间的木墩子都淹了一半。”

“鱼池水也高了一大截。”

“那个鱼池里有三条特别大的鱼!明天让老板杀一条做生鱼片吧?”

“不吃那个!芥末太冲鼻子。那条大鱼老板不是之前说要留着卖钱吗?”

“哦……”赵东来有点失落,不自觉摩挲起他的手背,温热,柔嫩,可以摸到凸起的血管。

“啊!……”

“怎么了!哪磕着了?”急着要起身开灯。

祁同伟按住他,“没事,这炕太硬,硌着了个什么东西……”

“那边还有两床被子,我给你铺底下!”

“不用折腾,没事。”把东西扒拉出来扔到一边,拽平整卷巴巴的睡衣。“好了。这回行了。”

赵东来还是不放心,在床上又摸了两圈,确定真没什么异物了,才慢慢躺好。

算起来,今天除了三顿饭,他们什么事儿也没干成。下午他在屋里窝着,不知不觉睡着,一觉醒来就只剩窗外要黑的天,祁同伟安安稳稳在身边坐着,他顿时想砸死自己。怎么就睡着了呢!把人晾在这儿一下午,哪怕出去转转也比待屋里强啊!好不容易来的休息,就这么浪费掉了一天!!!


“……中午那几道野菜拌得真不错,我们那桌把菜吃了个底朝天,肉倒是没这么动。”

“你说是苜蓿和芥菜?小时候常吃,现在见得少多了……”

“下回我试着买点给你做,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出这个味儿来。下午的烤全羊太扎实了!几大盘肉流水似的上我真怕了,你没看后来我们那儿几个年轻的直接愣了,没见过这架势。”

“晚上的水果也好吃,桃和李子都特别甜。老板人真实在,给洗了好几大盘。”

“去后厨的时候有俩小奶狗围着我打转儿,一个棕的一个白的,棕的那个一点儿也不怕人,一直跟着脚边,摸它它也不怕。”

身边没动静了。终于只剩一个人的絮絮叨叨。赵东来睁着眼瞪天花板,真黑。窗外雨还是大的盆泼水似的,打得美人蕉叶子砰砰直响,早该睡觉了。最后一句话,赵东来还是没忍住。

“要是今天不下雨就好了。我跟老板说了好几个活动,全都没玩成……我还哪儿也没带你去……”

枕边骚动,人蠕动着挤进他被窝里来了。赵东来赶紧拽一拽被子,把窄窄的被子尽数裹他身上,自己大半个背暴露在空调风里。

祁同伟头靠上坚实的胸膛,手臂抚上凉嗖嗖的背,闭着眼困笑:“和你在一起就行了,我很开心。”

头顶上一沉,祁同伟感到自己被搂的更紧。他没看见,赵东来下巴埋在他的发间,笑得特别甜,特别甜。





评论(13)
热度(36)